孩子们的编码课无处不在,但他们可能会遇到麻烦

编码类图片来源:Codemao

近年来,中国出现了编程教育的淘金热。编码课通常被称为“ 21世纪的英语”,现在已经取代了英语课和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成为了中国孩子的课余活动。

公司竞相扩张,希望能早日取得领先。但是两年后,许多公司已经破产了,那些幸存下来的公司面临着质量方面的严重问题。分析师警告说,在急于扩张的过程中,公司采取了松散管理的特许经营模式,该模式可以处理诸如杯奶茶,聘请不合格的老师以及提供低于标准的经验等课程。

投资热

推荐阅读
1的22,585

当国务院2017年《下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提到“逐步推进程序设计教育”时,资金涌向了儿童程序设计教育。

广州恒生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风险资本(VC)约有40笔交易向该行业注入了约11亿元人民币(约合1.57亿美元)。

在这种支持下,行业正在滚雪球。

直到2015年11月,百度“为孩子编码”的搜索频率指数才突破100。在2017年和2018年达到顶峰后,百度的搜索频率指数一直稳定在1,000以上,与“共享单车”或“在线打车”相当。小马课程开发人员刘凤飞表示:“与过去相比,目前行业是热门行业,与2018年4月相比,这一行业已经很热门。” Wang,一家教育公司,提供专门为幼儿设计的编码课程。

极客之星(Geek Star)成立于2016年,被易观(Analysys)评为行业前八名公司之一,据其网站称,目前在中国26个省或直辖市拥有100多个分支机构。 Codemao是该领域的另一家顶级公司,已经遍布海外,在20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

目前,儿童市场的编码仍相对较小,市场规模在10亿人民币至100亿人民币之间。不过,经纬数据预测,该市场将在五年内增长到500亿元人民币。

风险特许经营模式

为了迅速发展,许多编码教育公司都采用了特许经营模式。但是批评家说,特许经营不能保证质量,也不适合接受教育,甚至可能是非法的。

广州报纸《南方周末》(Southern Weekly)写道,一些公司与快速发展的奶茶店一样,正在开设编码学校。在中国,奶茶店近年来蓬勃发展,许多都是通过特许经营而增长的,甚至在这一领域,这种模式也受到质疑。

在编码教育领域,小玩家以及像Codemao这样的领导者都使用特许经营模式。但这是有风险的:根据中国科技网点iyiou的一份报告,在2018年底至去年4月之间,有20多家公司倒闭,其中一半使用特许经营模式。

编码教育平台Chengxuyuan的首席执行官Chen Bin多次警告不要在其微博帐户上购买该行业的特许经营权。他对TechNode表示:“特许经营模式是公司集资的一种简便方法,但是教育对于开展这项业务而言太复杂了。” “因此,要支付加盟费来加入编码教育业务的商人可能要挣扎多年才能收回他们的钱。”

相关阅读

PFC:采用Mambu技术上线

ETHUSD [价格分析]

“风险是我们所有的;利润全归自己所有,”前Codemao专营权持有人Liu告诉Yilunkeji。此外,该平台还“诱骗”其离线合作伙伴的学生使用其在线平台。实际上,Codemao没有特许经营许可证,这意味着它没有资格经营此类业务。

师资短缺

这些平台上的课程质量也不平衡。缺乏合格的老师是原因之一。

“很难找到真正合格的老师,”山东临沂的编码老师周瑜说。她告诉TechNode,从师范学院毕业的老师通常对材料没有掌握,而从编程转移过来的人则过于注重技术而不是教育。

几乎没有老师既有足够的资历又愿意专注于教学,而公司似乎已经放弃了寻找。 Codemao网站上的教师招聘广告甚至都不需要编码或教学背景。

对于计算机相关专业的毕业生来说,教孩子并不是一件有吸引力的工作。在中文招聘平台Bosszhipin上,北京是全国最昂贵的城市之一,编码老师的薪水从每月6,000元人民币到15,000元人民币不等,比杭州的IT从业人员平均水平16,303元人民币低线城市。

红色墨水

“除了特许经营问题,编码教育的另一个痛点是利润模型仍然不清楚,”陈斌说。

上个月,已经筹集了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编码教育公司Miaocode暂停了在线编码课程,要求家长等待剩余的带薪课堂时间和费用的补偿。在B轮融资失败后,该公司的资金已用尽。新京报推测它可能停止运作或被购买。

儿童编程教育的另一个领先者西瓜市今年8月完成了1.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新东方教育科技公司和Matrix Partners China和Sequoia Capital China等明星投资者加入了该行。但是在2019年11月透露它也正在裁员。该公司对Iouou的回应是,裁员约15%只是定期调整。

其他问题,例如同类编码类和盲目竞争,也被认为是主要的痛点。

“我对孩子们的编程课程很满意;但是,父母在选择组织时应该更加谨慎。”周瑜说。

潜在与风险

总体而言,投资者在2019年变得更加谨慎。但是,大型编程教学公司仍吸引了大量投资。 11月,Codemao于2019年第二轮完成了4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到10月底,另一家公司和桃园城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提供编码类的公司还没有公开谈论利润。河套变城首席执行官曾鹏轩于2019年3月承认,该公司未能扭亏为盈。 CodeMao的首席执行官李天池表示,他的公司将继续快速发展,并在2019年达到收支平衡。然而,此后没有听到有关盈利能力的好消息。

Chen Bin预测,到2020年,除非能够获得大量投资或设法赚钱,否则会有更多公司关闭业务。

资讯来源:由0x资讯编译自TECHNODE。版权归作者Nancy Yang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注我们:Twitter | Facebook | Linkedin | Medium | Telegram | Weibo | WeChat